返回身死  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十月的天,说不上炎热,更谈不上寒冷!但风雨欲来的前一刻,却也阴森冷冽!

黑漆漆的乌云凝聚在头顶,仿佛下一刻就要坠下来一般,压得人喘不过来气!

Z国,月落崖

凤璇月看着眼前之人,好像完全不认识她了一般!事实上,回想一下,她好像也从未了解她!

从上学到现在,她家在哪里,她不知道!她的父母是谁,他她也不知道!甚至她真正的身份是什么,她都不知道!

只是因为她在她最孤单的时候给了她一丝温暖,她就相信她不会害她!但……

凤璇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。

待再睁开时,眼里已没了那心痛。毕竟,她最恨的就是背叛,即使是最亲密的好朋友!她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。可是谁又知道心里的那一丝愤怒是什么呢?她又真的能放下吗?

看着凤璇月眼里的心痛变为冰冷的杀意时,彤倩只觉得一阵心惊胆战,但她没有办法,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她不想放弃,即使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!她也要……

“凤璇月,不要怪我,要怪……就怪组织吧!”说着,彤倩转头看向她带来的那些杀手“上,把凤璇月逼下山崖!首脑说了,能使之落崖者,就可以退出组织!”

话音刚落,就听见凤璇月的大笑。

彤倩挥了挥手,示意杀手们停下“你笑什么?”

凤璇月停止了大笑“你问我笑什么?那我就告诉你,我笑组织愚蠢!为了不让我退出组织,就派一百名杀手来除掉我,代价反而是让他们退出组织!你不觉得可笑吗?”

彤倩垂下眼睑,长长的斜刘海遮住了她的视线,同时也令人看不清她的神色“那又怎么样,我只效忠组织,这些与我无关!”

“哈哈哈,与你无关?好一个与你无关!那就……动手吧!”说着,凤璇月脚尖点地,匕首斜挥了出去。

一时间,崖上兵器交接声响个不停。

凤璇月看着周围的杀手,第一次庆幸用的是冷兵器,如果是枪啊炮啊的东西,她早就没命了!

只是即使知道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,可她还是忍不住松懈,毕竟她是人,不是神!一个人对一百来个人,一人刺她一刀,她也被杀死了!

而且,她还有一个地方不理解,为什么组织下达的命令不是杀死她,而是把她逼下山崖!这里面还有什么阴谋?

就在凤璇月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,只听半空中一声炸响,伴随而来的,是那熟悉而又冰冷的音调“住手!”

彤倩双眼微眯,瞳孔里划过一道冷光,似乎跟不待见此人,挥了挥手,示意杀手们退下,对于他,人多也没用!

而凤璇月被吓得一个酿跄,差点没把手里的匕首给飞出去。

凤璇月有些害怕了,为什么哥哥会来?他不是有事出差了吗?

要知道,哥哥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她不要来危险的地方,不能做任何危险的事的。她本以为把这件事悄悄解决后,找个人证,证明她是去逛街了,这样哥哥短期间内也查不出她的行踪!

可谁能告诉她,为什么她哥哥会来,这要是问起来,她该怎么说,难不成又要被哥哥惩罚,可她已经长大了……

就在凤璇月纠结个不停时,夙冰已经走到她面前了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“哥……哥哥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夙冰看着面前的女子,恍然间才发现,她已经长大了,那个跟在自己后面酿酿跄跄叫着哥哥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!

“跟你说过,别来危险的地方,别做危险的事,可你不听……”夙冰看着一眼彤倩所在的位置,在抬起手枪瞄准的同时,又瞥了凤璇月一眼,搭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“那我只好把对你有威胁的人……除掉了!”

“夙冰,你是不是太狂妄了!”彤倩把手放在后腰上,握住了枪,就在要拔枪的一瞬间,夙冰的枪口由对着彤倩的头变为对着彤倩的手!

“说了叫你别动!”

彤倩心里又急又气,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对月儿好啊,本来月儿只要掉下悬崖就能退出组织又不会受伤,可现在……这该怎么办?!

如果长时间不解决的话,组织会派真正的高手来的,那样,月儿就真的危险了!

一时间,山崖上的氛围就这么僵持着。

然而,上天好像并不眷顾他们,就在他们绞尽脑汁寻找好的办法时,组织为以防万一而派来的杀手,已经悄然上山!准备在这个时候给他们致命一击!

凤璇月看着正在对峙的两个人,心里有些不舒服,她从来都知道,彤倩与哥哥关系不好,以前,她在中间做和事佬,可现如今她又要用什么身份来阻止他们俩呢?

她深吸一口气,抬起脚走向彤倩,现在她无心此事,因为,无论如何,她都需要一个解释!一个背叛的理由!

就在这时,变故发生了!隐藏在暗中的杀手扣动了扳机,将子弹射入凤璇月的太阳穴!

当远处的彤倩发觉时,事情以无力挽回!

此时,夙冰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!

机械般的转身,看着向后倒去的凤璇月,瞳孔渐渐的缩小,神情僵硬,恐慌以不足以形容夙冰的心情!

“月儿……”凄厉的怒吼在崖上回荡着。

凤璇月看着远处奔来的彤倩和近在咫尺的哥哥,唇角微动,想要说的话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,只能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想要安抚两人,但因着身形向后倒去,所以笑容苍白无力。

慢慢涣散的瞳孔显示出她的意识正在消散,她的生命正在消失!

轰隆一声,一道闷雷在天空炸响!随之而来的便是淅淅沥沥的雨滴,似乎老天爷也在为她哭泣。

夙冰缓缓的抱起凤璇月,眼里划过嗜血的光芒,喃喃道“月儿。不要害怕,等我为你报了仇,我就去找你。在这之前,我会让所有伤你、害你之人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”阴狠的语气带着森冷的杀意,如同修罗一般,让人心惊胆战!

但说着说着语气就变得悲伤起来,声音带着一丝哽咽“但是,你一定要等我,不要乱跑,否则哥哥会找不到你的!不要让哥哥担心,有谁欺负你了,等哥哥来时告诉哥哥,哥哥帮你报仇!但你一定要等哥哥,哥哥怕找不到你,哥哥怕……”

彤倩看着夙冰抱着凤璇月缓缓下山的身影,想起刚刚看到的那眼中的璀璨,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!

当被疼痛拉回意识时,耳边响起的声音使之苦笑不已“你虽与她的死牵扯不到一起,却也伤了她的心,以故,我断你一臂!望汝好自为之!”

看着鲜血飞逝的手臂,彤倩赶忙撕下衣角包扎,想着凤璇月,心里被夙冰砍掉手臂的仇恨也慢慢淡去。在手臂包扎好后,彤倩回头看了看崖下,那张救命的网已经没有用了,因为需要它的人已经不在了!转身酿酿跄跄的下山了。

无人知道,在所有人离去后,山崖上空,一柄拂尘在挥舞间,带走了一缕魂魄,那句如佛语般的呢喃在天空回荡“为情者,悲乎、喜乎!皆因情矣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热门小说推荐:今世岳飞传〕〔异世之破天〕〔谢谢你给予的礼物〕〔秋无泪〕〔氪命游戏〕〔一落红尘我陪你〕〔都市威龙勇闯天下〕〔樱缘十里〕〔浪里花开〕〔更强〕〔嚣张妖女乱天下〕〔瑾说〕〔末日亡灵重生〕〔新罗马帝国〕〔重回大洋彼岸〕〔话江湖之冥传〕〔系统世界百川大陆〕〔论智商〕〔许你的笑容似丁香〕〔春风一度俏夫来〕〔求道觅红颜〕〔岁月我予〕〔三缕魂魄〕〔迷醉表象〕〔望归里〕〔海棠皇后〕〔EXO原来忙内是女生〕〔重熬孟婆汤〕〔伶俜传〕〔星悦幽梦〕〔风雪散春不归〕〔花至半夏〕〔梦回琉璃之寻棠鲤〕〔遇鬼故事〕〔守护者之世态炎凉〕〔如是观〕〔综之勾魂黑无常〕〔EXO之落叶那年〕〔重生之毒盗〕〔血恋之永生永世〕〔仗道而行〕〔还是骄纵〕〔未闻佳人名〕〔寻梦与倾情〕〔浮云散人未还〕〔游戏王限D特区〕〔赛尔号之守护者貌美如花〕〔易学浪子闯江湖〕〔Actortion战纪〕〔瑶鹤携栀沐月来〕〔斑舶陆离〕〔新还珠格格之世事难料〕〔狸猫劫〕〔暮色晨婚〕〔我道依然〕〔爱的华丽挑战1〕〔恋之樱梦〕〔狐仙录〕〔最终现实〕〔玄灵女生学院〕〔追寻遥不可及的你〕〔王者荣耀双兰同人长城之遥〕〔星梦护卫之梦幻星空〕〔梦幻剑尊〕〔缚天传说〕〔我是神仙我下凡〕〔女王重生末世〕〔转身缘梦〕〔灵界帝女之九天琉璃〕〔潋爱潇潇雨〕〔倒带门〕〔绝地求生之盒中自有黄金屋〕〔浮生为萤〕〔再见云溪谷〕〔异界铠皇传说〕〔青纹绣〕〔星力全开〕〔元气之巅〕〔MC之杀戮游戏〕〔直视人生〕〔混在抗战的二愣子〕〔奥特曼苍岚之歌千仇结梦〕〔快穿之崩溃世界拯救中〕〔都市之原罪逆袭〕〔带有免死金牌恶魔〕〔抗战之乱世狂刀〕〔那些曾幻想的曾经〕〔异士长生诀〕〔隐形异端〕〔总裁夫人与总裁〕〔弗说〕〔历经千险看病〕〔桃花仙人种桃树〕〔请允许我还在〕〔太古洪荒之神〕〔霏霏细雨预言季〕〔西岱往事〕〔暗影里的法师〕〔360度之在上总裁认定我〕〔莫少你老婆又跑了〕〔一世帝尊〕〔异阁〕〔血染飞刀〕〔断桥残海欲苍穹〕〔风雪剑〕〔兮之星语〕〔火影之开局变成日向花火〕〔幻想传奇殷商爱情偏〕〔我的假男友〕〔指引未来〕〔离幽〕〔阴阳棺〕〔最好的姻缘〕〔灌篮风云再起〕〔穿越之两生面〕〔末日幻梦记〕〔还不太老的往事〕〔死亡原点〕〔异世皇天〕〔长生祸记